Grandir

什么都留不住

我的父亲是一个脑回路有些奇怪的人
看着我在吃葡萄 突然笑着说我的嘴很像老鼠嘴在吃东西
然后由此引入了一碗励志性鸡汤
『李斯把人比作老鼠 要经过奋斗 变成一只在粮仓的老鼠 不然只能做阴沟里的老鼠吃剩饭垃圾』
于是我惯例嗯嗯作答 转身入房
我一百度 原来李斯强调的是环境而不是奋斗
当然李斯讲了什么并不重要  我记录这个也没什么意义
是不是在夏天烦躁的时期 人的思维总是跳跃性的
虽然如今满心忧虑但安慰自己现阶段只是漫长人生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也就觉得如今的烦忧是不值得我如此难过的
不过奇怪的是大人们满腹心绪都压抑住了吗?真是厉害啊
五年后我也能成为合格的大人吧就算满口谎言也没关系
这是奇怪的二十一岁的我的期望

评论(1)